服務熱線:400-700-5667
收藏本頁 設為首頁   您好,歡迎來到中諾珠寶招商網!【請登錄】【免費注冊

手機找項目

手機找項目

微信二維碼

中國珠寶招商網微信

您的位置:中諾珠寶招商網供求信息代理信息

敦煌玉雕苦行者 藏心如玉大師李先鋒

發布者:[yanglan]  時間:2016-08-23 18:07  瀏覽次數:[1876]    來源:

    提起敦煌,大多人腦海里浮現的是絢麗多彩的壁畫和一尊尊面容安祥、略帶微笑的飛天,心無旁騖,不受世俗紛擾,隨風起舞。印象中,絲綢之路的繁華,佛國凈地的瑰麗,邊關冷月的凄清,大漠孤煙的悲愴,沙漠蜃景的縹緲……這些歷史的碎片,漸漸地融入鋒藝軒的玉器中,把一部意境深遠的史詩雕進了靈動的石頭中,讓人從中一窺華夏大地歷史的悠遠,美好河山的壯闊。鋒藝軒敦煌玉雕的成長,得益于一個玉雕之子多年的苦行修煉。他,猶如沙漠上的胡楊樹,一頭扎進塵封的歷史黃沙,一頭扎入南陽的琢玉夢,讓質樸和高貴、雄放與精美、浩瀚和悲壯,在南陽玉雕的文化土壤中盡情綻放。

    ■策劃:曹瀅謹、吳典鴻

    ■采寫:悅心拍記者吳典鴻

    ■攝影:悅心拍記者韓夢迪

    正文

    敦者,大也;煌者,盛也。這句飽含滄桑的歷史總結,總能讓去過敦煌的人感慨萬分!

    敦煌,歷經千年風霜,這艘風雨飄搖的的沙漠之舟,因沉重的歷史文化吸引著我們。其中,敦煌的莫高窟,更以其雕像和壁畫聞名于世,經千年卻依舊鮮艷的飛天,向世人展示了延續千年的佛教藝術,構成了敦煌厚重的文化底蘊。在這方時空交錯的古老的土地上,可以讓我們零距離地觸摸歷史的腳印。

    而在這個歷史短暫停留的特定時空里,有個玉雕人,一路摸爬滾打,帶著發揚敦煌玉雕藝術的赤子之心,開啟了大半輩子的追逐飛天夢。他,就是鋒藝軒敦煌玉雕工作室的創始人,玉雕大師李先鋒,一個以微薄的民間力量傳播敦煌文化、敦煌藝術的苦行者、踐行者。

    李先鋒大師帶著沉重的傳播敦煌文化、傳播敦煌玉雕的使命感,緩緩地走進了悅心拍石佛寺運營中心的專訪錄制室,向關注悅心拍的愛玉人,講述了那段塵封已久的琢玉路,還有那片在他夢中已經千百輪回的神奇土地,以及虔誠膜拜震驚世人的敦煌文化藝術。

    初識初見恍若隔世啟蒙玉石路

    92年,小學五年級,一向調皮好動的李先鋒,被一篇課文《敦煌莫高窟》深深地吸引住了,那天他很清晰地記得,自己飄忽不定的心,不知為什么,在那一刻,出奇的平靜下來,目不轉睛地盯著課本里的飛天,好像自己前世在哪里遇見過一樣。

    從此他再也聽不到外面的世界,滿腦子都是飛天的舞蹈,滿耳都是九天玄音,仿若隔世之音,讓他醍醐灌頂。在同齡的孩子還在尋找童年童趣的時候,李先鋒已經在搗鼓如何完成自己的想法,他要把課本里的飛天神女,變成可以看得見的作品。

    拗不過死硬不上學、天天對著飛天神女發呆的李先鋒,父母無奈,讓他跟舅舅學做大理石雕刻,讓他學會一技之長。也許,父母并不知道,兒子天生就是為敦煌玉雕而生的一個苦行者,當然,他更不知道兒子初次看到了莫高窟上的飛天畫,就像著了魔一樣,從此沉浸其中無法自拔。

    進入了舅舅的加工坊后,對著堆積如山的大理石獅,李先鋒才意識到,飛天夢破碎了。但為了把硬本領學到手,完成飛天夢,李先鋒咬著牙挺過了過來,愣是把活兒做到了極限。后來,隨著自己的手藝越來越精湛,臟亂,簡單,重復,工藝性不強的活兒,讓他感到了迷茫。

    父親知道兒子心里的苦悶后,全力支持他到培訓班學習。當父親費了好大勁才把做玉雕的設備搬到河西賀營玉雕班,因為家里經濟拮據沒能及時交學費,卻被培訓班勸退時,望著兒子失望的眼神,父親第一次低下了無奈的頭顱。

    至今,每每想起看到那一刻老父背著做玉的設備,依依不舍地離開玉雕班的背影,李先鋒大師的心里就像被針扎了一般痛。

    然而,皇天不負有心人,李先鋒有很強的自學能力,靠自學就走出了一條特殊的路。在家自學的日子里,他想盡一切辦法搜羅了各種自學繪畫的美術作品和書籍,讓自己的視野得到了開拓。記憶中,西方人體雕塑,像米開朗琪羅、羅丹的作品都讓自己看到了希望,而一些藏傳佛教繪畫作品和莫高窟作品,總會讓自己的心更加平靜下來,總是讓自己充滿力量。

    就這樣,那個時光里的少年,忘了時間的流逝,忘了經濟的煩惱,忘了人世的紛雜,一心扎入自學美術和繪畫的世界里,一沉浸就是兩年。日復一日的勤學苦練,為自己今后做玉雕練就了扎實的功底。

    首會玉緣知遇名師初生牛犢不怕虎

    2004年秋天,好友趙飛看到了李先鋒做的玉雕人物后,十分觸動,提醒他:“先鋒,你該考慮找個好老師學習了,提升下自己的工藝!”。

    于是,一個月后,經趙飛引薦,李先鋒來到孟慶東老師的工作室。記憶中,孟慶東老師看了看自己,問:“你在家做何物?”李先鋒恭敬地答道:“主要做玉器人物。”

    孟老師又問:“是否真心喜歡?”李先鋒仿佛遇到了知己,有點激動:“發自內心的喜歡!”孟老師循循善誘,又問:“來這里賺不到錢,可否愿意?”看著眼前這個滿眼都是求知欲的學生,孟老師心里一怔。李先鋒不假思索:“愿意。”

    孟老師更直接,指著一個已做好設計、勾勒好線條的價值二十幾萬的和田玉俄料大擺件,問:“能做好嗎?做個觀音。”“能,肯定,能做好!”李先鋒滿是激動,連連點頭,好像多年的委屈和曲折,一下子找到了宣泄口。

    后來每每想到此,老師慧眼識人,初次見面,就爽快地給自己一個這么高檔次的作品,揮刀試心試膽作考核,李先鋒十分感激。也許,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就是這么一次特殊的經歷,讓李先鋒在玉雕之路上,走得更加的務實和自信。

    但大家不知道的是,李先鋒是有把握做好大玉貨的,潛心苦練多年,無論是對玉貨的感應上,還是刀工的使用力度上,均已達到了臻至完美的境地。車間里,大家圍著觀看不茍言笑的李先鋒,還有擺在他眼前的這道大難題,大家心里暗想:初生牛犢不怕虎啊!

    就在大家疑團重重的時候,李先鋒動了,他好像是從莫高窟的世界里走了出來,腳往前一伸,眼前一幕,大家都寧可相信是自己老眼昏花:這小子居然不按常理出牌,粗暴式的,一上去就用托片三下五去二地就把形坯給劈出來,對,劈!這個暴力式的狂轟亂炸,足足持續了二十分鐘。

    這么粗暴式的出坯,大家心里真為他揪了一把汗:小子,下手也特狠了,要是傷貨了,看師父不把你扒幾層皮。但李先鋒可不這么想,做玉貨本該化繁為簡,自己以前做大理石硬料,下手更快,如脫韁的野馬,不受任何流派的雕刻功法和條條框框的束縛,自己是做對了,只是時間快了一點點。畢竟,那幾年自己臨摹繪畫,對繪畫線條的精準理解,已經深入骨髓了。

    李先鋒再為大擺件描上一遍線條,通過與原設計對比,尋找修改的差距,修修補補,而在這中間,習慣放羊式管理的孟慶東老師,完全任其自由發揮,不干涉學生創作自由。做完玉貨后,孟慶東老師把李先鋒叫進繪畫的辦公室,對著這件作品足足看了十分鐘,然后轉身,問道:“先鋒,你一個月想要多少工錢?”

    或許,幸福來得太突然,他有些誠惶誠恐,看著老師期待的目光,道:“老師,只要能學活兒,給不給錢都無所謂。”孟老師看了李先鋒一眼,緩緩道:“你要這樣想,那就對了!這樣吧,每個月給你1500的生活費吧!你跟大家學習去吧。”

    2004年10月10日,這個特別的日子里,李先鋒如愿以償地拜入了孟慶東老師門下。用李先鋒大師現在的話來講,那段日子里,是他拼命過得充實的時光:白天做活,有時候連上廁所都是無暇東顧,大步跑廁所,姿勢特別詼諧。晚上回家練習畫畫,腦子里回爐提煉下白天所學的知識。

    放佛,這幾年的不易和曲折的路,讓他異常的懂得珍惜這得來不易的一切。

    放佛,他要把這一切,統統地充實過完,這樣在年輕的歲月里,才不再有遺憾。

    玉海茫茫勤奮出彩心在天腳在地

    孟慶東老師教授學生從無任何技術保留,如今李先鋒也以同樣的標準,傳授徒弟做玉貨。老師經常教育自己,做活的時候也是在做人,要懂得感恩。

    在孟慶東老師門下,李先鋒經常看師兄弟們做玉貨,學習別人的設計稿件、造型,晚上回家臨摹吸收、改進。他之所以如此勤快,如此著急,是因為他不能再等自己的敦煌玉雕夢,被時間所禁錮,一點點的延后。他想用盡一切辦法,加快這個成長進程,實現質的突破。

    而李先鋒印象深刻的是老師兄陳鋒,跟師父學了十幾年,從人物的線條,到揉工都特別好,造型和線條拿捏把握到位。每當看著陳鋒師兄的作品,李先鋒憧憬的都是自己多年前飛天女神的清晰輪廓……

    當陳鋒師兄告訴自己,做細活要多使用詮門,可以自由肆意的發揮創作。“新工具要用砂輪打一遍,不傷玉貨,少劃痕”,看著師兄笑瞇瞇的眼神,李先鋒恍然大悟,仿佛想到了什么,在以后!

    2005年,鎮平有一大玉貨商人委托孟慶東老師加工設計一件三十多公斤的俄料和田玉。接到老朋友的訂單后,孟慶東老師把李先鋒叫了過去,告訴他,自己想做一件觀音大擺件,大致造型是普賢菩薩,騎大象。

    那年冬天,特別的冷,五層樓高的露天陽臺上,李先鋒按耐不住滿腔興奮,一時忘了寒冷,開始用砂輪機剝料。剝了一天的料子,衣服都臟透了,經常是早上出門頭發梳得光溜溜的,皮鞋打得锃亮亮的,到傍晚裹上了一層厚厚的石灰。一回家,媳婦開門一看自己蓬頭垢面的,都忍俊不禁,調侃道:“喲,老公,你今天尿褲子啦?”自己對著鏡子也忍不住哈哈大笑,那時候的快樂,是那樣的簡單。

    第二天,才發現老師已勾勒好線條,上繪有普賢觀音,五官端正,大象正奔跑,鼻子上卷,吐有水花,大象旁有善財童子,后面有山山水水,亭臺樓閣,云絲飄繞,近處松樹、仙鶴,遠處意境山水,融為一體。整體構圖氣勢宏偉,比例奇佳。李先鋒一看到老師這件完美的設計,頓時也感覺壓力巨大,生怕一不小心把玉貨雕壞,同時也意識到了如此重要的作品,老師交給自己,打心里地器重自己。

    當時這樣的大擺件,工作量還是蠻大的,師兄弟們都覺得一年時間才能完成,而自己也是這么認為的。就這樣,每天邊做邊想,邊做邊改進,邊修改邊摸索,白天解決不了的問題,晚上回去構想,那段時間連夢里都想著解決方案。弄不明白的地方,就找孟老師設計過的山水人物資料參考,尋找靈感。白天如癡如迷地精雕細琢,晚上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家還在鉆研琢磨改進。看著師弟如此著迷辛苦,師兄李清燕(李清燕,現蘇州玉雕大師,燕緣玉雕工作室創始人)也十分感動,經常鼓勵他:“先鋒,做玉貨咱不要急,往細里做!”

    對于自己這么一個新人,師兄能夠如此的關注,李先鋒心里暗自感激。隨后的日子里,李先鋒奮發圖強,對工具的使用日益熟練,遇到難解的問題先查閱資料參考,隨時與孟老師保持溝通求教。時間一點點地流逝,出形僅用了二十來天,其他工序前后歷時兩個多月。

    當大家一看到成品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居然可以做得如此的漂亮!師父端詳著作品,看著愛徒如此的心細,非常滿意,二話不說,立刻把他的工資漲到了3500。這件作品,鍛煉了自己的耐心,構圖能力,人物與山水靜物的相結合,相互呼應。經此一遇,李先鋒對玉雕的設計思路無比清晰,對人物與靜物的協調美有了更為獨特的領會。

    追隨恩師苦尋玉途終成大坦道

    2006年,孟慶東老師率領團隊遷移到北京發展,在老師的計劃成員名單里,李先鋒也是位列其間。由于種種原因,未能去成,辜負了孟老師的厚望,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成了李先鋒很大的遺憾。在離開孟老師的那段日子里,李先鋒一直期待有一天能夠拋下所有背負的壓力,再跟老師繼續學習,能為老師再做一些作品,回報老師當年的知遇之恩。

    回家后,李先鋒成立了鋒藝軒玉雕工作室,招了近三十名徒弟,以加工、代工為主,由于雕工過硬,生意紅火。市場普遍反映也不錯,口碑好,經常是半成品都被搶購一空,供不應求。當自己也開始教徒弟的時候,李先鋒沿襲了老師的優良作風,毫無保留地手把手教授徒弟。

    隨后幾年里,隨著工作室生意漸漸紅火,腰包鼓起來之后,李先鋒血液里的那個敦煌玉雕夢和想跟隨老師再深造學習的欲望,一天比一天濃烈。2010年,正當工作室生意超高峰時,他不顧親朋好友的惋惜,關閉了工作室,只身背著行李去北京,他不想在年輕的時光里,錯過任何一次可以追隨老師的機會。

    在北京工作室里,孟慶東老師一臉訝異地打量著他:“你這次是過來打醬油的,還是過來學習的?”知子莫如父,知徒莫如師。

    “來繼續跟老師學習的,彌補當年的遺憾”,李先鋒壓低聲音,盡力地控制住情緒,不讓老師察覺、擔心。因為他明白,有些遺憾是不能留給現實的,那些年,自己有三個小孩需要撫養,家里主要的勞動力,他用了四年的時間,用出色的商業頭腦,解決了這些阻礙自己追求玉雕藝術之路上的層層負荷。

    孟老師看著他,放佛讀懂了歲月留在他臉上的壓力,問:“這次能干幾年?”李先鋒堅定道:“兩年!”于是,師徒倆在這一片沉默中回歸了彼此的平靜,體會到了彼此的不易。五年后的重逢,讓李先鋒異常珍惜這次深造的機會。

    這次到北京跟隨老師學習,李先鋒是有長遠目標的,他知道老師的技術有本質的突破,設計思路上有更多的突變。孟慶東老師進中央美院進修后,在畫功上有更大的提升,自己看了他的作品,意境更到位,工藝提升更大、更精細,同時也加入了現代雕塑的元素,讓作品更寫實,人物內在的骨骼更到位、更深入肌理,各方面都有了本質的飛躍。

    老師日益精進的設計創作技法,讓自己想走敦煌玉雕藝術路線的想法更加堅定了,以后有機會我也想去中央美院學習!這股強烈的想法,貫穿了李先鋒今后的整個奮斗軌跡。在老師的靜心指導和鼓勵下,李先鋒主攻觀音人物雕刻,在臉部、衣紋、手部及造型,還有整體內在比例更加精細到位,工藝提高了不止一個層次。

    第二年,孟慶東老師給了自己一個驚喜,想讓自己完成一件作品參加天工獎。更有趣的是這件八十公斤的俄料和田玉,老師曾經想讓自己做,這次剛好自己在老師身邊,可以說是天時、地利、人和齊聚。李先鋒頂著巨大壓力,考慮到這件作品代表著孟老師的工作室的超高工藝水平,下決心一定要為老師爭口氣。

    白天做活兒,晚上搞泥塑,提升自己的模擬經驗,為白天做玉貨思路做鋪墊和參考對比,歷時六七個月,如期完成作品。更爭氣的是這件和田玉持蓮觀音作品,不負重望,一舉拿下2011年天工獎年度銀獎。當聽到這個消息后,李先鋒掩不住喜悅,喜極而泣。

    這件作品,幾乎凝聚了師徒倆五年重逢的全部心血,充分借鑒和吸收了線條、造型及佛像大慈大悲形象的形神兼備的隋唐雕刻工藝風格,在他的心目中有著重要的地位。

    敦煌玉雕應運而生鳳凰涅槃

    2012年,學有所成的李先鋒,告別孟老師,回到了鎮平。重新開啟了鋒藝軒玉雕工作室,通過參加天工獎,他自己也找到了精準的定位,重拾起自己少年時的敦煌飛天夢,把它作為今后畢生努力的事業方向。也許自己骨子里是中原人的緣故,天生就喜歡端莊大氣的隋唐雕刻風格,而這里面,佛像造型藝術更加吸引他,可塑性更強。鋒藝軒的浴火重生,就是自己對敦煌玉雕的熱愛和研究,付諸實踐的開始。

    幸運的是鋒藝軒的敦煌玉雕作品,也為自家玉雕工作室爭足口氣,很快地在當地市場生根發芽,那一年絡繹不絕的、慕名而來的玉貨商團,供不應求的具有隋唐玉雕風格和敦煌文化的藝術作品,在中原開花。在敦煌文化的歷史長河中,在敦煌藝術的分流河灘上,有一個渺小的敦煌玉雕流派,扎根于南陽鎮平玉雕大師園,以民間的一己微薄之力,為國家宣傳敦煌文化做貢獻。

    談到兒時的一個夢想,到如今成為自己的事業,一路坎坷走下來,自己又能如愿以償的走入敦煌玉雕的心,一路上,李先鋒大師把刻刀化身利劍,直擊內心:

    也許是緣分吧,從小就喜歡、欣賞敦煌壁畫,勁秀流暢,用于表現瀟灑清秀的人物,如西魏的諸天神靈和飛天,線描與形象的結合,堪稱關五無暇。唐代流行蘭葉描,中鋒探寫,圓潤、豐滿、汗厚,外柔而內剛,如今這一切,已經深深地滲入鋒藝軒的玉雕作品中。在不經意的落筆起稿中,往往另有一種自然流露于筆墨問的天趣。

    我之前有個夢想,一直想把今后的事業和玉雕風格以敦煌玉雕作為載體,作為終極目標,起到一個承上啟下的作用,傳承的是的是我心中那個百花齊放的隋唐藝術風格,啟下的是自下而上地為弘揚敦煌文化而創辦的鋒藝軒創作精神——民間玉雕人的責任感、民族自豪感,任重道遠。我們將付出更多的努力,完善自己的同時,也以更高的要求,為敦煌藝術略盡綿薄之力。

    后記:在敦煌玉雕作品創作中,立足傳統、大膽創新,李先鋒大師為了再現敦煌的文化底蘊及對遠古藝術的探索和創新,他把傳統玉雕技法與敦煌文化相結合,將現代人的審美觀和自己的藝術理念融入到創作中,在古韻中滲透了現代美,表現出鮮明的時代氣息和文化背景。在創作的過程中,他充分提煉出人性中圣潔、高貴、善良、美好的天性,從而把敦煌人物不可觸摸的神秘與空靈表達得更加貼切和深邃。希望接下來的日子里,大師能夠在敦煌玉雕創作上的研究取得更多的突破,創作出更多精美的作品,給大家帶來更多精美的藝術享受。

    更多李先鋒大師的敦煌玉雕作品,敬請關注運營V信號:ok19811019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中諾珠寶招商網無關。中諾珠寶招商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分享到:
關鍵詞:敦煌玉雕,苦行者,藏心如玉,大師,李先鋒 下一篇:圓融翠宮加盟、 代理招商進行中!!!上一篇:2015年上海國際沉香工藝美術收藏品 關閉本頁』『返回上頁』『返回首頁

珠寶行業交流群:珠寶行業交流群 鉆石加盟群:鉆石加盟招商群 金銀加盟群:金銀加盟群 玉石翡翠加盟群: 玉石翡翠加盟群彩寶加盟群: 彩寶招商群

關于我們廣告服務友情鏈接幫助中心招賢納士聯系我們法律聲明使用說明網站地圖客服問答專題

版權所有 河南省仲謀軟件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2-2019 www.pospengaduanlhbabel.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豫B2-20150126
本站是專業提供鉆石加盟玉石加盟珍珠加盟翡翠加盟銀飾加盟黃金加盟等網絡招商平臺及招商企業名錄
中諾珠寶招商網友情提示:多打電話、多咨詢、實地考察,可降低投資風險,投資有風險 加盟需謹慎

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提供假冒偽劣珠寶產品圖片,及虛假宣傳資料信息

未經中諾珠寶招商網書面特別授權,請勿侵犯版權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激情情色